马可·波罗为何说元代北京城墙是白色的_卢沟桥
马可·波罗为何说元代北京城墙是白色的 在《马可·波罗行记》中,记载了元代老北京城墙,令人惊奇的是,他明确地写道,它被涂成白色。 元大都城墙东西7400米,南北长6650米,周长28.6公里,高约10至12米,完全由夯土制成,外面没有包城砖,选用的是宋代筑城法,即在墙内先设永定木,然后再加横向的纴木,然后加土夯筑。 因为北京夏日多雨,土城墙简单被雨水冲刷浸泡、导致坍毁,因而在建城之初曾议以砖石包覆,但因财力缺乏而作罢。后元廷专门抽调戎行,担任收割芦苇、织造苇席,每年入夏以苇席掩盖城墙墙体,称为“苇城”,民间俗称“蓑衣披城”。后因惧怕起义大众放火燃烧苇席,停止了“苇城”之举,改为每有墙体松垮塌方时暂时征调民夫修补。 元城墙从建设到今,已有700余年,经常年雨水剥蚀,所剩无几,现在只存西段、北段遗址,合计12公里,高仅剩2.7—7米,为植被所据。 可见,这种土墙就算涂成白色,遇雨也会被冲刷洁净,且华夏向来没有给城墙涂白的习气,因白有丧的意味,老北京仅有涂色的城墙是紫禁城,用的是赤色。 莫非是马可·波罗看错了? 其实,在马可·波罗那本大名鼎鼎的列传中,相似过错层出不穷,比方他说“整个城市按四方形安置,好像一块棋盘”,但事实上,元大都是长方形;他说“城墙底宽十步,愈向上则愈窄,到墙顶,宽不过三步”,明显也不精确;他说皇宫中装修着兵士的图形和战役的图像,亦难找到依据;他乃至说宫殿的窗户中使用了玻璃,更是有些匪夷所思。 最古怪的,是马可·波罗对卢沟桥的描绘,说它有24个拱,可卢沟桥只需11个拱,还说它桥墩用石狮子装修,但只需去过卢沟桥的人就知道,它桥墩上没有石狮子,只在桥柱上刻有石狮子,马可·波罗还说桥面上铺了雕刻了斑纹的石头,这亦不符合事实。这些古怪的细节,让人置疑马可·波罗是否真的到过卢沟桥。 曾有人以为,马可·波罗说的是另一座桥,并非今日的卢沟桥,可按他行记记载的方位寻觅,却没有发现新的古桥遗址。可见,他说北京元城墙涂成白色,恐怕也不靠谱。 马可·波罗自称在我国生活了17年,还“办理”了扬州3年,但在他的行记中,关于我国的地名多是突厥语音译,比方称北京为“汗八里”,假如他真的被忽必烈任为官员,为什么不必蒙古语或汉语称号呢? 到现在为止,中文史猜中还找不到马可·波罗的任何依据,很多人置疑其著作中所写的种种,并非亲身经历,而是道听途说的调集。当然,《马可·波罗行记》原本已佚,现在留下的抄本多达140多种,不同人在誊写中或许添入了新内容,但这也阐明,这本书记载的内容未必牢靠,引用时应多加当心。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